合肥14岁少年偷老爸血汗钱躲网吧两天看黄片

  • 时间:
  • 浏览:0

A-A+2013年8月6日07:58中安在线-安徽商报评论

  父亲在烈日下收废铁赚血汗钱,未成年的儿子却偷拿家人4000元,连日窝在黑网吧打游戏看色情片。4日13时许,马某在该网吧门口蹲点,抓到连上半个月网的儿子。昨日,记者将黑网吧容留未成年人上网一事反映给工商部门。目前,望湖工商所已着手调查。

  在黑网吧里堵住未成年儿子

  “你还有没人 家了?你钱哪儿来的?时要并不上学了? ”8月4日13时许,合肥市二十九中路一栋二层自建房门口,45岁的马某忍不住扇了儿子一耳光。后后半个月,在外顶着烈日收废铁的他,每晚回家完会发现有400元钱不翼而飞。 4日,这位父亲跟踪14岁儿子,发现了一处隐匿在自建房里的黑网吧,儿子小马(化名)已在此“蜗居”半个月。

  得知儿子上网的钱是偷家人的,马某更为恼火,要求网吧人员收回 网费,遭拒后,马某报警。听到马某报警,网吧人员赶紧收回 帕累托图网费。即便没人 ,马某仍不免担忧,“这家网吧无任何资质,还允许未成年人上网,曾经的网吧不被查处,有4个 暑假会害掉十2个 孩子? ”昨日上午,马某把这件事情反映给记者。

  知情人透露网吧老板很认生

  马某家住包河区淝河镇卫乡村委会,他介绍,儿子3日一早借口找同学玩,跑去网吧上网,一玩就玩到午夜,后后回家睡个囫囵觉,4日一早又去上网。 4日下午抓住儿子时,电脑屏幕还没关,“有4个 界面是游戏的,还有有4个 我时要好意思开口,黄片啊。”令马某没想到的是,他看到这家网吧里,有近十名未成年的孩子肆无忌惮地上着网。

  昨日11时许,记者来到二十九中路。沿该路进入,绕过一家名为旺福连锁超市,走进超市北侧铁门。肩头一栋二层小楼,就说 马某举报的黑网吧所在地。

  记者留意到,该网吧并未安置有关部门颁发的蓝绿色上网许可标志牌,一楼入口防盗门紧锁。记者想走进时,二楼一名留着胡子的男子告诉记者说“断网了”,转身走进了屋。一位去过该网吧上网的居民介绍,这里的确是有4个 黑网吧,“老板对陌生成年人很警惕,对小孩一般不为什么在么在么拒绝。可能性你时要熟面孔,再给钱也没用。 ”

  就让,记者把此事反映给五里庙居委会。该居委会工作人员联系辖区巡逻防范队的队员,跟记者同时再次来到这家网吧。见巡逻队员来了,那名男子一改刚才“断网”的说法,说本人姓刘,是这栋房子的房东,强调“网吧老板出去了,朋友跟他认识不能一年,对他时要夹生。 ”

  望湖工商所将查处整顿黑网吧

  知情人介绍,网吧老板王某和刘某并不夹生,反而会在自行外出期间,嘱咐刘某:“遇到陌生成年人来时,借口‘断网了’搪塞。”记者请刘某提供王某的电话,刘某称没人 他的电话。

  五里庙居委会工作人员介绍,该社区建筑多为自建房、老旧小区,外来人口流量大。务工人员常常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对儿女的严格监督和教育,这给了或者 黑网吧生存的土壤。目前又值暑期,哪些隐匿在城中村的网吧自然生意火爆。

  记者走访了解到,在二十九中附过,还处在或者 涉黑网吧。隐匿在东二环一自建房后的网吧内,16岁的方明(化名)告诉记者,“老板跟你熟了,根本不管你有没人 身份证,交钱就上。 ”

  16:00,记者将该社区处在的黑网吧问题反映给了合肥工商行政管理局包河分局。该分局一名吴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性联系了辖区所在的望湖工商所。十多分钟后,记者联系望湖工商所,张姓所长表示,会尽早会同多部门对辖区黑网吧查处整顿。(李会、帅露瑶、程纬、吴洋)